首页> 大连新闻> 人在上海,年入 50 万,我生不起孩子

人在上海,年入 50 万,我生不起孩子

发布时间:2022-05-14 00:06  作者:浪漫大连  来源:浪漫大连旅游网  热度:162℃

人在上海,年入 50 万,我生不起孩子

她们的选择完全个性自主,但也与中国人口增长这个宏大命题息息相关。

撰文/一然

编辑/天南

每年母亲节,铺天盖地歌颂母爱的调子里,总暗含着 " 生了才伟大,不生就是自私 " 的价值判断。

5 月 10 日,母亲节的余温渐退,但一个与母亲有关的热点还在持续——中国人口还能持续增长多久?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:2021 年末,中国人口 141260 万,比上年末仅增加 48 万人。

去年,中国全年出生人口 1062 万,出生率为 7.52 ‰,自然增长率为 0.34 ‰。出生率为 1949 年以来最低,自然增长率从 1961 年以来首次降到 1 ‰以下。

数据的背后,也折射出一部分女性做了同一个选择——不要孩子,不想成为母亲。她们没有顺从社会的期待,没有天然的选择母职。

背后的原因颇为复杂,有原生家庭不幸福带来的次生影响,也有经济不宽裕导致的恐育,以及生育观念的变迁,比如不再把婚姻和爱情的意义等同于传宗接代,偏向于独立寻求人生的价值,等等。

她们的选择完全个性自主,但也与中国人口增长这个宏大命题息息相关。

当完了实习 " 母亲 ",我决定丁克到底

夏天 80 后 苏州 私企 HR

一头短发的夏天,清爽利落,一如她开朗,乐观的性格。

1983 年出生的她,作为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,获得了父母的独宠,也独自承担了赡养的压力。

母亲 56 岁时因病去世,父亲如今年事已高,也需要照顾。

这不是夏天一个人的遭遇。从 1980 — 2021 年,在 30 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下,中国诞生了 1.76 亿独生子女。他们大多面临着上有老,下有小,却没有兄弟姐妹相助的困境。

不同的是,夏天只需赡养老人,无需抚养孩子。

" 爱自己的孩子是本能,爱别人的孩子就是神圣 ",师范专业毕业的夏天曾被这句话浸润多年。

她有两次机会成为教师,但都放弃了。" 我不确定能否以博爱之心去对待孩子 "。

夏天与前任男友有过一次流产的经历,也因此对怀孕生子蒙上了一层心理阴影。

直到 27 岁,遇见老公子瑜,她才知道,人生还有 B 选项。

确定交往之前,子瑜主动问她,能不能接受婚后做丁克夫妻?夏天竟然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,原来结婚与生子,真的不是必须捆绑选择的单选题。

考虑了三天,她接受了子瑜的追求。这三天,她全部用来思考如何告诉父母。

夏天的父母是普通工人,他们有着深厚的传宗接代思想,也很难接受唯一的女儿成为丁克,但还是尊重了女儿的选择。

结婚两年后,母亲因胃癌离世,那一年夏天 33 岁。

临终前,她拉着女儿和女婿的手,留下两个遗愿:第一,希望小两口把房贷还上;第二便是尽早要个孩子。

夏天和老公拼命努力赚钱,仅用了五年时间,便还上了贷款。他们开始考虑要完成母亲的第二个遗愿," 也是为了未来不后悔吧 "。

那一年,恰逢夏天的朋友生孩子,夫妻二人便主动去当 " 实习 " 父母,看看是否能动摇自己做丁克的决心。

洗尿布、冲奶粉、哄睡觉,为人父母应该做的,他们都一遍遍体验。

有一次,孩子生病,哭了三天,孩子妈妈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三天,夏天和老公也陪了三天," 那次真崩溃了,心疼又焦虑 "。

他们开始重新思考,自己能否成为合格的父母," 好像心态和认知都没准备好 "。

也是经过这次 " 实习 ",她彻底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,一如老公做丁克的初衷," 我不适合做父亲 "。

" 我们都承认孩子是上天美好的馈赠,也都喜欢孩子,但不代表就适合养孩子,我比较懒散,耐心也不够,不喜欢被束缚 "。

夏天认为,要成为一个爱孩子的妈妈,生孩子的意愿一定要强烈,可她恰恰没有这种意愿,而且现实条件也不符合养育孩子的标准。

夏天在苏州的一家私企做 HR,老公担任产品经理,俩人年收入加起来有 30 多万。她认为在二线城市,要抚育一个孩子,给孩子创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,至少月入五、六万。

" 母亲去世,婆婆移民澳大利亚,没人帮我们照顾孩子。每月教育成本至少 1 万,家庭生活成本两万,请保姆照顾孩子至少 1 万,然后还要考虑学区房之类 "。

身边有些朋友为了孩子的教育,从宽敞的大房子换到了老破小的学区房,生活质量大幅降低,这让夏天无法接受。

如今的她已不再动摇,誓把 " 铁丁 " 进行到底。

对于网上评价丁克不负责任的说法,夏天并不认同,恰恰是因为负责,才对自己是否能成为合格的父母,有个准确的评估。

走过犹豫、自我怀疑等挣扎的心路历程,夏天和老公对未来多了几分笃定和坦然。

关于养老,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," 努力工作多攒点养老金,也希望社区养老日趋完善 "。

他们还计划建一个养老小屋,就是在自己的房子里,对室内功能进行合理区划,更适合老年人居住。

一线城市年薪 50 万,我觉自己不配当母亲

辛安 85 后 上海 产品总监

在辛安的人生规划里,从来没有 " 母亲 " 这个选项。

她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做产品总监,主要工作内容是产品设计研发、项目的商务谈判以及落地实施。

如果不出意外,下一个目标就是高级产品总监。可怀孕待产就意味着,提前退出了职场的竞争,事业也会暂时停摆。

十月怀胎的辛苦自不必说,生产时不经历顺产的痛彻心扉,也一定会经历剖腹产的折磨,还有一系列的产后抑郁、皮肤松弛、乳腺炎等等。

" 生 ",也许是一种本能,但 " 育 ",却是需要投入大量时间、精力、智慧和金钱的长期行为。

辛安关注过育娲人口研究发布的《中国生育成本报告 2022 版》,养育成本让她吓了一跳。

报告显示,中国家庭养育一个孩子到 18 岁的平均成本为 48.5 万元,是人均 GDP 的 6.9 倍。

报告还统计了平均养育成本前三名:上海排名第一,达到 102.6 万元;北京 97 万排名第二;浙江排名第三,72 万元。

辛安恰好就居住在上海。尽管她的工资不算低,一年收入 50 多万,可在未养育孩子的情况下,也没有多少结余。

她在上海买了一套 600 多万的房子,首付了 200 多万,一部分是自己的积蓄,父母支援了一半,每个月要还贷款 24000 元。

疫情之前,她每年至少出国旅行一次,平日里也要健身、美容、交友。35 岁之后,辛安又多了一项支出——养生,每天要吃各种保养品。

辛安交往过三个男友。

第三任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,一次男友喝多后,摔了她的手机,这让她想起了母亲。

辛安对母亲的感觉,就是恨铁不成钢。

父亲长期酗酒,经常家暴母亲。辛安长大后,多次劝说母亲与父亲离婚,但她坚决不同意。

没离婚的母亲,经常声泪俱下地告诉辛安,她当初不离婚,就是为了辛安,这种道德捆绑,常常让辛安觉得窒息。

父亲曾放出狠话,离婚不要孩子,也不会再管她们母女。而收入极低的母亲,如同菟丝花一样依附在一个酒鬼的身旁。

·END·

本文由 浪漫大连旅游网_大连旅游攻略地图_大连旅游景点大全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大连热电集团

下一篇:人行大连金州新区中支助力打通创业担保贷款梗阻 全力支持稳企业保就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