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出境游> 停摆后的旅游业:超90%的从业者临时改行

停摆后的旅游业:超90%的从业者临时改行

发布时间:2022-09-21 23:32  作者:浪漫大连  来源:浪漫大连旅游网  热度:152℃

今年,旅游从业者的艰难超出了我的想象!

如果你身边有做旅游的朋友,你会发现从春节到现在,他们的朋友圈已经快半年没有发过旅游信息了。

因为本人从事跟旅游相关的工作,将近4000位微信好友,有很多都是旅游从业人员,对于今年旅行社的这场“生死劫”深有感触。

超过90%的旅行社从业者临时改行

昨天中午,小超在微信上对我说:姐,我打算先临时改行了,真的顶不住了!我最近弄个了土特产平台,帮我拉几个微信群吧?

惊讶之余,我也特别能理解小超此时此刻的心情,业务停滞近半年依然不见恢复的迹象,换谁也顶不住。

小超是我认识了将近十年的一位老旅游人,主要从事云南地接业务。记得四月份跟他聊天的时候,小超对今年旅行社形式还没有像现在怎么悲观。

彼时,我劝他赶紧想想办法自救,他还满怀信心地说:再坚持坚持,等过了五一国内游恢复就好了!

如今六一都快要到了,旅行社的国内游业务仍然处于被暂停的状态。小超的改变是对当前旅行社残酷现状的屈服,更是对整个行业已经失去了信心。

在长达四个多月业务停滞期的重压之下,为了活下去,已经有超过90%的旅游从业者像小超一样选择了临时改行。

硬撑了三个月后,旅游公司老板终于扛不动了

最近,河南某旅游公司老板林强在公司的会议上宣布,留下五六个人继续做旅游短视频,剩下的十多名员工“解散”。尽管自驾游领队培养不易,这些员工也跟了林强很久,但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,他“五万(工资)都背不动了”。

万幸的是,他还备有后手。林强从疫情出现后就开始倒卖口罩,前不久又弄来一台口罩机。目前口罩生产就差一道手续,预计这个月底、下个月初就可以生产。他将自己的一系列动作称为临时转型,因为“不转型就等死”。

林强的经历,只是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业冲击的一个缩影。虽然国内疫情基本控制,已经使自由行为主体的周边游、省内游有所恢复。但对于自缴社保的导游、依赖跨省游盈利的旅行社、主营境外游业务的B2B企业、成本开支巨大的上市公司而言,旅游业仍处在艰难度日的局面。

旅行社预支未来的工资缴社保

一个月内,林强接连受到两次打击。

他的公司主要从事跟团自驾游业务,往年清明节总是客户爆满。去年清明假期他们组织了至少两个去河南信阳的采茶团,总共有五六十人,能够带来3-5万元的利润。

但在今年清明节,他的公司却遭遇了没有人问、没有人报的情况。整个假期,只有一个20多人的赏油菜花一日游得以成团。“一个人收28块钱,也就够给领队发给补贴。”

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。4月下旬,当地教育局发文称,“五一”假期不允许学生出市域。林强原本规划了几条亲子游线路,感兴趣的人还挺多的。这项规定一出台,直接打消了客户出游的念头。

实际上,即便现在学生能够出市,林强的日子好不到哪里去。他说,公司自驾游的目的地主要在青海、西藏、新疆等风景优美的地方,很少在河南。“省内不算收入,就是养养人。”

如果出省做长线业务,一个客户的起步利润就是800元,一个团可以有1万多元的利润,西藏线路能够做到一个团两三万元的利润。

4月9日,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指导意见中称,全国性文体活动及跨省跨境旅游等暂不恢复。尽管有省级文旅部门表示自驾游不受限制,但林强认为客户依然对“国家不让跨省”的说法心存忌惮。

此前受疫情影响,林强退掉春节期间的30多万元收入。这导致公司近四个月都没有现金流。而且,他的现金储备也快要用光了。

于是,林强在几天后遣散了那些培养半年以上才能独立带团的领队。相比于每月五千元的房租,每月七八万元的基本工资是他最大的一块成本。

据林强分析,他的公司的经营模式不同于传统旅行社。那些旅行社会为了吸引顾客,租在地段好的写字楼里,所以主要的压力在房租。它们手下大部分是编外的业务员,也不用养导游,所以早就把员工解散了。

青海某旅行社员工陈明说,他所在的公司裁了很多员工。他主要靠游客数量拿提成,去年4月的收入是4000元。如今没有游客,每月仅能领1500元的底薪。

福建厦门导游张丽告诉搜狐财经,她之前每月能有一两万元的收入,现在没有任何工作,只能靠卖服装的副业每月赚约1500元,还要自己缴社保。她认识的旅行社员工没有被裁员,也拿不到基本工资。

·END·

本文由 浪漫大连旅游网_大连旅游攻略地图_大连旅游景点大全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中国出境游停摆 对世界旅游业造成了多大损失?

下一篇:全面停摆的入境旅游业亟需伸手相助:来自业界的十条建议|旅讯8点正